欢迎进入UG环球官网(环球UG)!

usdt官网接口(www.caibao.it):原创 艰难生活的北汽新能源

admin2个月前17

USDT官网

菜宝钱包(caibao.it)是使用TRC-20协议的Usdt第三方支付平台,Usdt收款平台、Usdt自动充提平台、usdt跑分平台。免费提供入金通道、Usdt钱包支付接口、Usdt自动充值接口、Usdt无需实名寄售回收。菜宝Usdt钱包一键生成Usdt钱包、一键调用API接口、一键无实名出售Usdt。

原题目:艰难生活的北汽新能源

最低点亦是转折点,无论若何北汽新能源只能背水一战。

正如北京的早春,冷凉且独孤。坐落在北京大兴区中国蓝谷内的北京新能源率先体会到了这股“寒意”。这种严寒让当下的北汽新能源站在了十字路口,独孤无助的停驻着。

而面临着春天的脚步,北汽新能源并没有“化茧成蝶”的蜕变,而是从高位跌下神坛后必须接受高光不在的现实。

最低点,会翻盘吗?

1月初,北汽蓝谷公布了最新数据显示,北汽新能源2020年累计销量为2.59万辆。

这个数字狠狠地拍打着这家曾有着近乎辉煌战绩的车企。在2020年12月份产销数据快报中显示,2020年12月公司子公司北京新能源汽车股份有限公司实现产量767辆;2020年12月,实现销量1,037辆,2020年累计实现销量2.59万辆,累计同比下降82.79%;2020年累计实现产量1.32万辆,累计同比下降70.17%;相比2019年的销量15.06万辆下降82.79%.

北汽新能源输的太惨。

这份亮起红灯的产销数据,也让北汽新能源的负面新闻铺天盖地而来。甚至有网友讥讽到,“刘宇接棒李斌,成为了2021开年最惨第一人”。

刘宇,继徐和谊、姜德义之后的年轻的挂帅人,从北汽团体的一纸人事通知最先,由幕后走到幕前,从原北汽销售公司总经理升为蓝谷董事长,这样的慌忙任职,暂且换帅,被多数媒体解读为,“北汽慌了”,“北汽无人可用”。

睁开全文

然而,事实也许正是如此。现在的北汽新能源早已没了2019年的自满,它已经花光了所有的运气,下坡路没有刹车。

“2019年是北汽新能源的高光时刻,它做到了延续六年的纯电动销量第一,延续四年口碑第一,光是2019年上半年,北汽新能源累计销量超6万,市场占比跨越10%;2019年北汽新能源150,601辆领先市场。”

这样的吹棒早就成为过去时,现在北汽新能源要面临的是“2020年北汽新能源汽车产量为1.32万辆,同比下降70.17%;销量为25,914辆,较辆下滑了82.79%。”的现实。

但实在从徐和谊还未退休之时,北汽新能源就已出现疲态。2019年,北汽团体整合北汽绅宝和北汽新能源,公布了全新的BEIJING品牌,希望做大团体的自主板块。然而,更名BEIJING后的品牌,并没有走上预期的品牌之路。

接棒徐和谊的新一届掌门人更是破天荒的启用了北京金隅团体董事长姜德义,这位在地产界赫赫有名的企业家,却是汽车外行人。可想而知,姜德义的接班有若干的不适应,周全掌握一个重大的汽车团体,需要审时度势,而“局外人”姜德义是否真的可以高举旌旗,一起披荆斩棘?在那时基本没有肯定句,满屏的疑问句,不仅是给予姜德义,更是给予北汽。

盛世之下的隐忧,犹如黑夜中的深渊,逐步扩大,逐步渗透。接过北汽的姜德义危机重重,“若何实现品牌高端化,若何解决北汽新能源双品牌协同生长的问题。”掐住了北汽新能源的门命,也让姜德义决议抽身。

今年1月25日,北汽蓝谷公布通告称,公司董事会于克日收到姜德义递交的告退函。通告显示告退原由于姜德义因事情缘故原由向董事会提出告退,而且告退后不再担任公司任何职务。听说,在接到姜德义告退函的同时,刘宇的任命书也敏捷送达,这样的无缝毗邻,就像电视剧般在北汽蓝谷的办公室中真实上演。

“这是北汽新能源迄今为止的最低点,但也是转折点。”这是刘宇上任后面临媒体第一次谈话时的对话。这位临危受命的新向导是现在北汽在痛失新能源市场份额之下的“救命稻草”。但在困局之下,这位有着8年管理经验,且涉足销售、采购、研究院等多个汽车营业板块的新向导是否可以令北汽新能源顺遂翻盘,现在不得而知。

,

Usdt第三方支付接口

菜宝钱包(caibao.it)是使用TRC-20协议的Usdt第三方支付平台,Usdt收款平台、Usdt自动充提平台、usdt跑分平台。免费提供入金通道、Usdt钱包支付接口、Usdt自动充值接口、Usdt无需实名寄售回收。菜宝Usdt钱包一键生成Usdt钱包、一键调用API接口、一键无实名出售Usdt。

,

但有一点必须认可,刘宇需要靠业绩来证实自己的能力,而北汽新能源别无选择。

反思,是成年人该有的态度

压力不仅仅在刘宇身上,陷入僵局的北汽新能源似乎正处于不可逆的情绪中。特别是当2020年海内新能源汽车销量以同比增进10.9%,在海内共出售130万辆电动汽车,占全球电动车销售量41%的成就摆在北汽新能源眼前时,更显无力。

所以在局势之下,北汽新能源去年2.59万辆的销量确有些可笑,难怪不少人感伤道:“曾经的北汽新能源可是榜单之首,现在的它名落孙山,它可是国民神车呀。”也应了那句话“打山河不易,守山河更难。”

如果说今年北汽新能源还没有大的改变,那么根据行业分析师判断,预计2021年海内将售出190万辆电动汽车,增幅高达51%的盈利也不会出现在北汽新能源身上。

但也许是在高位太久,北汽新能源至今没能彻底接受自己早就“踢出局”的现实,在面临实惨的销量数据以及年度业绩预亏时,北汽蓝谷方面将其归咎于新冠疫情影响,使得公司产销量未达预期,对公司业绩影响金额约为30亿元;而北汽新能源将亏损缘故原由归于政府津贴退坡,其在通告中指出,相比2019年,公司2020年收到的政府津贴大幅下降,对公司业绩影响约为9亿元。

疫情和津贴,这两个屡试不爽的缘故原由在北汽的注释下,现在显得格外苍白。如果说蔚来、小鹏、理想三大造车新势力均跑赢销量大盘是个有时,那和北汽新能源同属传统新能源汽车的五菱汽车,长城白猫,广汽埃安以及比亚迪,纷纷位居2020年整年销量榜单二三四五的位置,这又该若何注释呢?

很显然,在真实数据眼前,北汽新能源选择了逃避。而销量下行的同时,北汽新能源的产品质量和口碑也同步下滑,网端有不少车主用猛烈的语言表达了对于北汽新能源某款车型品质的不满。

刘宇说,“用三年时间将北汽新能源带回第一阵营。”他们押宝全新品牌ARCFOX极狐,刘宇甚至绝不避忌地提到要学习蔚来服务模式,周全复制蔚来用户思绪,打造出造车卖车的“第四种模式”,并定下了2021年ARCFOX极狐将要卖出12,000辆的目的。

在2020年10月24日ARCFOX极狐αT正式上市,这款有着并不好记的车型名称,在外观设计上也颇有守旧的极狐αT,北汽新能源试图用这款车型打开“重回第一阵营”的第一枪。

而事实上,津贴后售价24.19万元-31.99万元的极狐αT首发并不乐成,从2020年10月上市至今,10月份销量仅为336辆,11月份仅为94辆。

惋惜洋洋洒洒的激情只留给了自己和灵魂,市场不买单的极狐αT,没有造成声量和回响,即便有麦格纳的背书,有BE21平台的先进,华为、宁德时代的联手开发,但ARCFOX极狐似乎并没有学到蔚来服务的精炼。

2月10日,北汽蓝谷公布2021年1月份的产销快报。1月北汽蓝谷销量为1,072辆,同比下降46.56%。其中北汽新能源EU系列销量660辆,排名总榜第33名。而在销量排行榜中,五菱宏光MINI EV以36,762辆,位居第一;Model 3以13,843辆的销量位居第二;比亚迪汉EV销量9,298辆,排名第三;甚至更多的新势力车企在不停挺进榜单前20。

从曾经的延续七年稳坐销量冠军到现在断崖式下滑,岌岌可危的北汽新能源似乎并不是刘宇口中“能找到新机·新局”这么简朴了。

在刘宇到计划中,“打造中国新能源汽车生长的‘蓝谷方案’;北汽蓝谷这家国企要向民企和造车新势力学习和转型,以客户为中央,聚焦C端市场。极狐就是试验田,对于极狐品牌来说,北汽新能源把麦格纳、SK、华为、哈曼、宁德时代等顶级供应商与之进行了深度绑定,力争打造出一个乐成的高端品牌。”

这是北汽新能源要扳回一城的唯一,也是刘宇苦思半年之久的良计。不外这样的话术,实在人人早就习以为常,由于用户照样更为期待看到“落地”后的实质显示,但极狐从现阶段来看并没有展现其新机.新局的突破点。

据悉,此前北京证监会已经批准了北汽新能源55亿元的定向增发方案,该方案的融资也将全幅投入到ARCFOX极狐的品牌建设上,倾尽全力押宝ARCFOX极狐。这是刘宇的刻意,也是北汽新能源的下一步。只是面临着更多竞争者的加入,极狐还会有机遇吗?

反思,找出问题的症结,有的放矢,才是成年人该有的态度。由于最低点亦是转折点,无论若何北汽新能源只能背水一战。

上一篇 下一篇

猜你喜欢

网友评论

随机文章
热门文章
热评文章
热门标签